本鋼新聞
凤凰娱乐注册平台官网
全球鋼貿縮水我國鋼企如何應對?
對于志在拓展海外市場的中國鋼企而言,全球鋼材貿易整體縮水將是衆多企業不得不去面臨的新考驗。
 
全球鋼貿爲何縮水?
 
全球鋼材貿易量在2016年達到4.77億噸之後,全球鋼材貿易水平連續兩年下滑。相關數據顯示,2018年,全球成品和半成品鋼材貿易量爲4.57億噸,占當年鋼材總量16.86億噸的27.1%。與2017年的4.63億噸相比,全球鋼材貿易量呈現小幅下滑趨勢。
 
至此,在全球鋼鐵産業鏈中,跨區域的鋼材互通有無正在減少,鋼材使用的區域化特征正逐漸擡頭。在筆者看來,全球鋼材貿易格局出現這種變化,原因有以下幾個方面:
 
其一,貿易壁壘“阻斷”了全球鋼材貿易流動。
 
近兩年,全球鋼材消費增長放緩。爲了保護本國鋼鐵工業,貿易保護主義明顯擡頭。這其中,以美國、歐盟國家爲代表的發達國家通過擡高關稅水平、推進鋼材進口配額制等多種手段來限制外來鋼材進口流入。受此影響,國際鋼材貿易水平持續下滑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不僅如此,更加值得關注的是,以擡高關稅門檻爲代表的貿易壁壘正由歐美爲代表的發達國家向新興市場國家蔓延。以越南爲例,該國工業貿易部6月19日表示,將對進口自中國的部分彩塗鋼制品征收反傾銷稅,稅率爲3.35%~34.27%,該規定自6月25日起生效。
 
由此可見,在國際鋼材消費低迷的當下,貿易保護主義正成爲普遍現象。在這樣的背景下,鋼材更多會采用內部循環消耗,全球鋼材貿易遭受沖擊也就再正常不過了。
 
其二,鋼鐵産能布局均衡化導致全球鋼材貿易增長降速。
 
正如前文所提到的那樣,全球鋼鐵貿易保護主義擡頭已經是公開的秘密。爲了應對這種局面,以安賽樂米塔爾、浦項等爲代表的國際鋼鐵企業在國際市場布局策略方面進行了微調——産能布局取代産品輸出成爲新的發力方向。
 
在這種新的發展策略下,國際鋼鐵巨頭積極登陸“鋼需”潛力國家,通過資本、設備、技術等手段完成對當地的産能布局。這種靠近需求地的産能布局同樣降低了鋼材全球貿易的流動性。
 
在這方面,中國鋼企雖然起步較晚,但同樣取得了不俗的成績。以中國産鋼第一大省河北省爲例,近些年,該省産能國際合作成果顯著。例如,河鋼集團塞鋼項目、德龍鋼鐵印尼年産350萬噸鋼鐵項目等,國內鋼鐵企業海外全流程鋼鐵項目投資明顯提速。
 
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在産能輸出很可能逐漸取代産品輸出成爲國際貿易的新趨勢,成爲中國鋼企走出去的新趨勢。
 
國際貿易保護主義的阻隔加上鋼鐵産能全球布局日趨均衡,除非價格或者附加值方面具備不可替代性的優勢,否則鋼材的全球銷售半徑正在逐漸縮小。
 
建議我國鋼企兩舉措應對。
 
鋼材的“體內循環”正在成爲新趨勢。面對這種新趨勢,對于志在拓展海外市場的中國鋼企而言,在“出海”策略方面必須進行必要的調整和修正。
 
其一,繼續加速優勢産能“出海”。
 
據海關總署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2019年5月份,中國出口鋼材574.3萬噸,環比減少58.3萬噸,降幅9.2%;同比減少114萬噸,降幅16.6%。同比、環比“雙降”表明中國鋼材出口依然處于“爬坡”階段。這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了現階段國際鋼材貿易市場增幅減小的事實。
爲了應對這種情況,中國鋼鐵企業應該利用在裝備、管理、資本方面的優勢,加速産能海外轉移,積極完善在海外鋼鐵市場的産業布局,盡快建立起適應鋼材國際貿易水平下滑的新發展體系。
 
其二,加速不可替代産品研發。
 
據筆者調研了解,全球鋼材貿易縮水的部分更多是替代性高的低端産品。至于産業鏈高端産品,由于技術的區域不均衡,更多需要通過進出口貿易來完成。
 
針對這種情況,中國鋼鐵企業必須大力推進産品技術革新,通過研發高科技含量、高附加值的鋼材並提高其産量,以此來應對全球鋼材貿易水平下滑帶來的沖擊。這樣做不僅有助于中國鋼企在國際市場中彎道超車,同時也更加契合當前鋼鐵産業高質量發展需要。
 
總之,全球鋼材貿易水平下滑對中國鋼企而言既是機遇也是挑戰,以科技驅動發展,未來的國際鋼鐵貿易市場對于中國鋼企依然值得期待。
中國鋼鐵新聞網
2019-07-26